内蒙古森川园林设计有限公司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18|回复: 0

一个人的理想和行动--感受彭湃

[复制链接]

95

主题

0

帖子

40

积分

实习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40
发表于 2018-10-8 01:2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您的域名(iba.me)未获得授权,部分功能受到影响!


尊敬的用户:

  您好!非常感谢您能安装和关注本产品,为了产品的可持续发展和升级,众大云采集已经开始收费。

  向用户收费是为了给用户更可靠的保障和服务,所收取的费用主要用于产品的正常运作、研发和改进,希望各位能够理解和支持。

  另外,为了答谢新老客户,众大云采集3折优惠,原价980元,现在购买仅需290元,给您节省了690元。

  官方QQ群:23530791  客服QQ:2085244671

  购买域名授权请打开下面的网址:

http://www.0762home.com/zt/csdn123_news/pay_url.php?url=iba.me

  购买域名授权之后所有的未授权提示将自动消失,图片也正常显示,域名授权永久有效终身可用,后续的升级更新也是免费的,一次购买一辈子都能用,无后顾之忧!

提示:为了您网站的内容安全,请不要发布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,您目前使用的是免费试用版,可以手动删除上面的未购买授权的提示,发布这篇文章!




本文作者  郑溢涛 




     【郑溢涛2016年4月15日按:翘盼多时的电视剧《彭湃》日前开机了!这回是真的,应该高兴!这篇旧文,是我2003年应省委组织部《支部生活》杂志之约写的,今日重贴,聊当为剧组鼓劲加油!


    几年前,由中共中央组织部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、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、中央电视台联合摄制的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《信仰》的第一集《只要主义真》中,第一个事例讲述的就是彭湃的历史。信仰问题,事关生死存亡。净化、擦亮信仰,是今天的重中之重!


    眼下拍《彭湃》,要亮的就是信仰之剑。今天这信仰当中,尤其不能失却的是对良善制度的不懈追求!这种追求,无疑是湃公最乐见其成的!


    我略为留意了一下近期的一些相关资讯,包括关于遴选业余演员、开拍的消息,感觉某些表述在文辞拿捏上不是很讲究,比如南方网关于开拍新闻发布会的报道中,有“大家认为,彭湃是一个生死于理想的人…”的话,其中的“大家认为”,我是觉着别扭。汕尾党政信息网的报道则是“据悉,彭湃是…”,“据悉”更觉倍加别扭! 时至今日,对于彭湃的总体评价,还要缀以“大家认为”么?用“据悉”就更有点可笑了!往轻了说,是执笔者拿捏欠考究,说重了点,莫非我们对彭湃缺乏自信?!另外,看到彭湃孙子彭浩的讲话中用了“因循历史潮流”,“因循”感觉也欠妥。还有,周恩来侄女周晓瑾祝贺电视剧开拍,有消息说是“发来贺信”,又有消息说是在发布会上讲话,登出来的信,竟有称“海丰市委市政府”的。真的有点乱啊!诸如此类,窃以为主事人应该用点心把把关。我的感觉,此事酝酿以来,主事人在这方面似乎是重视不够的。话说“小处不可随便”,何况涉及像湃公这样的人物的事,几乎没有“小处”!






一个人的理想和行动

——感受彭湃

郑溢涛



   他是一个生死于理想的人。他靠着理想活着、工作着,最后也为它欣然死去。在他的生活上理想是精魂,是主宰。而理想本身也因他的忠诚和毅力,更显光辉,更增重量,更有吸引人的魅力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  (钟敬文)


   “叛逆的猛士生于人间。”
    确切地说,这是“人间忧患”诞下的精魂。那深深地烙在他心底里的,惟是世间弱者的人生,一如他紧紧地咬住了他的敌人不放。他的胸中涌荡着愤怒之海,要席卷去人世间的一切不公;他目光如炬,要焚尽身边的所有朽腐。有谁能说得清楚呢?这种归属感是与生俱来的么?既然精神脐带的另一端就是“人间忧患”,那么,为此而生或死,就都是题中应有之义了,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超越这样的主题呢?但如果舍此而生或死,跟虫豸蚊蝇又有什么区别呢?人生又还有什么主题可言呢?


    这个人,对“人间忧患”的体认,几乎是出于一种寻根问祖般的天性,这使他必然成为一切现存秩序的叛逆。


    他太焦灼了,因而,凡与解决“人间忧患”有关的理论,都那么强烈的吸引着他的视线。终于,他在马克思的理论中,找到了与他理想的契合点。


    走吧,烧掉自家的田契,抛弃原有的一切。到民间去!到忧患深重的人群中去!去告诉他们忧患的真相!告诉他们——命运可以改变!告诉他们——乾坤可以扭转!这是我的归宿,我只是认亲来了。——来了,就没打算回去!


    醒来吧,沉睡的海。我和你们一起咆哮!我和你们一起呼啸!把这“帝王乡”掀个底朝天!


    对于这个人的历史地位和作用,党史上早已有了恰如其分的定论。而他的精神,在今天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。在提出“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”之前,党中央为21世纪头20年的中国发展规划了一个美好的蓝图:全面建设小康社会。“小康”不是一种纯经济指标,它同时包涵了社会公正的指向,要求在社会生活中处处体现透明与公正的原则。因而,在健康的力量正在生长和发育,社会总体走向繁荣的同时,我们更应该正视最广大社会群体的基本诉求,对生存保障、对幸福生活、对社会公正的诉求。这也正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政治文明的题中之义,是上一个世纪以来中国人的最大命题,是无数仁人志士热血奋争的共同理想。


    “让人民当家作主”,只有形成了一系列的制度保障时,才不会成为一句抽象的口号。社会安定公正和政治文明的一个最关键的前提,就是群众民主。在这方面,彭湃给我们留下了重要的启示。


    20世纪初叶的中国,在帝国主义与中华民族、封建主义与人民大众的矛盾交织中,有些事,例如革命、例如运动,或许做得急促甚至过火,但彭湃清楚,某些界线是不能够模糊和逾越的。一位参加过广州起义后转战海陆丰的朝鲜战士金山,有过这样的回忆:


    这个苏维埃政权实际是“民主专政”,彭湃懂得怎样去运用这种政权形式。他是一个拥有全权的革命专政者,不过他是在人民的同意下取得这些权力。他们是因了劝导说服而不是因了强迫命令而遵循他的路线的。他领导人民,人民追随他。他不搞控制,而是感化人民赞成他的意见——像一个民主主义者所应当做的那样。如果说有一个人曾经掌握着海陆丰苏维埃的话,那末是彭湃,然而他决不这样去考虑自己,而是相信并小心翼翼注意保护大多数决定的权利。我还记得,彭湃有一天向我说明他的管理原则:“我们一定要把全部力量集中在某一点上。但如果这不是以群众民主为基础,那末它就不如豆腐坚实。”


    相关的原则,其后在我们党“进城赶考”之前,在进城之初,是被不断加以强调并忠实地实践着的。但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由于保障机制的缺席,终让人感叹名不副实。这一教训,成为我们今天走向政治文明必须面对的一份沉重资源。


    先驱者的革命生涯中,都包涵了这样的两大主题:唤醒民众和寻找同志。这也可以说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。与其说这是革命的手段,毋宁说是革命的目的。彭湃搞农运之初,“湃一家人,除了湃的子或妻之外,余的都讨厌湃的行为。”“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”。启蒙之难,是不言而喻的。对于革命的“真实性”与“彻底性”,他早有一种深刻的警觉,在他最早的著作《告同胞》一文中,最后就有这样的话:“社会革命,社会运动,全社会人而运动,而革命之谓也。非个人或少数人,所能成就者。即使之成就,必不是真正之社会运动,社会革命也。”“个人或少数人”而竟能“成就”,多半只是一种假像,即除了“少数人”外,其他都是出于利益权衡后的附和者,而非真正觉悟起来的自觉投身者。如此,革命的真实性便大打折扣,所谓彻底性就更无从谈起。作为一呼百应的农民领袖,及至就义前,仍对民众的愚昧和落后怀着深深的忧虑。


    要广泛地唤醒民众,同时必须有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志。而他常感叹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少同志。”“我的最憾事,即是少同志。这个问题,我差不多夜夜都梦去寻求同志。唉!同志在哪里?”还说:“我将来若是不幸走错了路,或民众的解放机会被我弄坏;这要归罪于同志不来咧!”(致李春涛信)


    是啊。要是多一些像李春涛这样的战友,该多好啊。“彭湃不是英雄,亦非教主。”“因为大多数民众尚未能形成其阶级的意识和缺乏组织力的缘故;结局,在一定的过渡时间内,仍迫得非他出来指导不可。”这是最亲密的战友很早就给他的定位,也正是他本人始终自觉意识到的。


    做梦也在寻求同志,他多么希望有知识的人都来干社会革命。而钟敬文的回忆,让人看到了一个真正的革命家宽容的一面:


   当他在广州任农民部长的时候(同时也就是革命正达到高潮的时候),我却始终咬着那些书本。有一回,我看见了他。他微笑着问我的近况。我把实情回答了。他恳切地说:“每个人应该踏实地去走他自己所挑选的道路。”
    害羞和感铭一时同涌上我的心头。


    没有半点诘难。对一个政治家而言,这并非可有可无的情怀,宽容,也是政治文明的一个内容。或者说,它本来就是政治文明的一个最直接的成果。钟敬文从另一条路“走向民间”,走了近四分之三个世纪,成为“中国民俗学之父”。没有人会怀疑,革命家彭湃的理想和人格,早已融进了钟敬文的每一个脚步,正如人们都相信的,他心头有一股老而弥坚的“鲁迅情结”一样。


    “他临死前高喊着口号。当他被提出用刑的时候,他走过一个囚徒的身边,就把自己身上外面的一套衣服脱下来,送给了那位难友。”


    生命,留下了这样一个平凡而响亮的尾声。——连同那对“同志”的声声焦灼呼唤,总还在人们的耳边回响。


    真正属于人民的事业,它的每一个进步,始于人们对所有精神资源的珍视,同时也始于人们对自身精神真相的勇敢面对。今天,我们仍要扪心自问:我们是不是彭湃要寻找的真同志?我们到底正活在一种什么样的信仰之下?正气、理想这类东西,究竟有没有起着现实精神导向的作用?危险的是:一个单位,一个地区,如果正气难存,公心难立,所有的发展战略和蓝图就都将是一纸空文,所有的改革成果也将被内里蛀空。


    ——如果是这样,先驱者的理想和追求,再漂亮的理论和目标,即使被嘴上重复千遍万遍又有什么用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(原载2003年第二期《广东支部生活》)





    

    本号注:获悉电视连续剧《彭湃》即将首播之际,看到益涛兄前年在某网站发的这篇好文,征得其同意,现转发分享,所有赞赏将转归原文作者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内蒙古森川园林设计有限公司

GMT+8, 2018-10-17 07:33 , Processed in 0.056695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